首页 爆破拆除正文

拆除爆破的粉尘治理技术

川渝拆除17713551981

1国内外拆除爆破降尘技术的现状

1)国外拆除爆破降尘技术的现状

根据有关报道,美国在20世纪80年代用爆破方法拆除核设施时,考虑到核污染问题,对爆破拆除扬尘进行了控制。美国佛罗里达国际大学于1998年对这些降尘方法的降尘效果进行了评估。根据该评估报告可知,20世纪80年代,美国在爆破拆除扬尘控制中,使用了以下三种抑尘剂抑尘。

(1)水

(2)水乳剂( Coherex)

这种水乳剂由60%的石油脂和40%的润湿剂组成。石油脂不溶于水

(3)隔离乳胶( PolymericBarrier System)这种抑尘剂是一种水基改性乳胶。它由62%的聚合物加专利混合物和38%的水加甲醛组成。佛罗里达国际大学测定了这三种抑尘剂的抑尘效果,其测定的方法如下。

(1)制造试件。试件为混凝土浇筑物,试件的尺寸有两种:15in×7.5in×3.7in;15in

7.5in×7.5in(1in=0.0254m)。

(2)在特制试验室中,用特制装置冲击试件,并测出产尘量,以此产尘量作为参照基准数。

(3)分别在试件上喷水,喷添加水乳剂的水,涂隔离乳胶。然后在特制试验室中,用特制装置冲击这些使用过抑尘剂的试件,并记下产尘量

(4)将使用抑尘剂后的试验数据与基准数对比得出抑尘率,测试结果见表7-18。

抑尘剂的抑尘效果表7-18

抑尘剂的抑尘效果表7-18

近几年,国外爆破界有关爆破拆除降尘的文字报道极少,但从有关新闻报道中烟尘滚滚的图片上可以看出,国外在爆破拆除旧建筑物时,采用的降尘措施并不理想。

2)国内建筑物拆除爆破降尘技术的现状

国内有重大影响的建筑拆除爆破粉尘治理工作有:2001年5月由广东省宏大爆破工程有限公司进行的广州旧体育馆的拆除爆破降尘工作和2002年2月贵州新联爆破工程有限公司进行的贵阳市第一商场、新华书店拆除爆破降尘工作。其主要降尘措施为:

1)爆破前,预先清理残渣积弌、淋湿地面、预湿墙体:

(2)层面敷水袋楼面蓄水;

(3)对柱子、梁等施爆点挂上水袋;

(4)建筑外设压力喷水系统、搭设防尘排栅等。

事实证明,这些措施是有效的。但归纳起来,这些措施的原理几乎都是洒水抑尘。

2拆除爆破现场粉尘的粒度分布状况

尘粒粒度及其分布规律是表征粉尘性质的重要指标,是研究粉尘运动规律和控制粉尘污染的基础。为此广东宏大爆破工程有限公司在拆除爆破现场进行了扬尘分布测量。试验于204年12月在广东省东莞市某待拆水泥厂进行,此次试验爆破拆除的框架楼房高六层(约30m),建筑面积约3200m2试验当日天气晴朗,干燥,相对湿度40%,风力3~4级。取样点共设三处:一处在距倒塌建筑20m下风侧的地面(测点1);一处在倒塌建筑下风侧40m处的地面(测点2);另一处在距倒塌建筑下风侧120m处,高6m楼房的房顶(测点3)。测点1和测点2的数据用 Winner2000粒度分析仪进行分析,测3的数据用显微镜分析为了使结果更可靠,在相同的条件下,进行了5次此种类型的试验。综合这5次试验的数据,爆破区域尘粒粒度分布的基本状况如下。

(1)靠近爆区的粉尘离子较大,离爆区较远处的小尘粒子较多。距离爆破区域边缘30m处的尘粒粒径小于80m的尘粒占总尘粒的15%,距离爆破区域边缘60m处的尘粒粒径小于80m的尘粒占总尘粒的80%;距离爆破区域边缘30m处的尘粒平均粒径为110m,距离爆破区域边缘60m处的尘粒平均粒径为40m

(2)距离爆破区域100m处的尘粒粒径一般不超过10m,其平均粒度一般为4~7rm,且随着取样点距离地面高度的增加,其平均粒度减小。

3拆除爆破的尘源特性

微细颗粒,特别是微米级或亚微米级颗粒,在空气中极易凝聚在一起,黏结成团或黏附在其他物体上。爆破拆除时的扬尘多为微米级尘粒,建筑物上的积尘多为微细尘粒附聚在建筑物上日积月累所成;建筑物坍塌场地上的积尘能集聚在一起并能保持一定形状。这说明拆除

爆破时的尘源本身就有自凝聚特性

4拆除爆破中常见建筑材料的特性

拆除爆破中遇见的建筑材料主要有三种,分别为:混凝土烧结砖和砂浆。这三种材料的涉爆性能如ˉ

1)混凝土

表面致密坚实的混凝土中实际存在着大量细小孔隙,普通混凝土中的空隙约占其总体积的10%~20%。若处于潮湿和水环境,混凝土可吸入一定水分,但由于其孔隙细小,吸水速度慢,且吸水量少。当浸水时间超过5h后,其浸水速度基本为零。混凝土的吸水情况见图7-23。

图7-23砖、混凝土、砂浆的吸水情况

图7-23砖、混凝土、砂浆的吸水情况

2)烧结砖

烧结砖为拆除爆破中的常见建筑材料,其通常由黏土烧制而成,孔隙发育良好,易于吸潮吸水,最大吸水量可达其自身重量的30%。

3)砂浆

砂浆由胶凝材料、细集料和水等材料按适当比例配制而成,主要分为砌筑砂浆、抹面砂浆两大类。通常砌筑砂浆的吸水性能良好(见图7-23),抹面砂浆视其用途不同其吸水性能差别很大,如防水抹面砂浆的吸水性极差,而吸声抹面砂浆的吸水性良好,因而应区别对待。本文

所讨论的是砌筑砂浆。由于砌筑砂浆常与烧结砖结合使用,故在讨论其产尘问题时将烧结砖和砂浆一块考虑。

4)混凝土柱和砖墙在爆破作用下的产尘情况

在试验室中制作等体积的混凝土柱和砂浆砌砖墙,用等量炸药爆破,采用AZFC-1型智能测尘仪等距离测量,数值如表7-19

混凝土、砖在爆破作用下的产尘情况 表7-19

混凝土、砖在爆破作用下的产尘情况 表7-19

由表7-19可知,在同量炸药作用下,同体积混凝土和砖的产尘量有明显差异,且二者在水的作用下产尘量明显减少。由于砖的产尘量高,在爆破前应尽量将砖浸湿后去除,爆破时应尽量避免爆破砖;由于混凝土难以吸水,应尽量创造条件使其多吸水,并应想办法改善其吸水状况

5治尘的理论基础

1)尘粒粒径影响尘粒的起动风速

(1)理论

尘粒的粒径与其扬尘风速之间有一定关系,根据风沙动力学有关理论,起动风速和尘粒粒径的平方根成正比。这种比例关系在一定范围内成立,且已得到反复的证实。

(2)试验结论

我国科研工作者在新疆塔里木盆地布古里沙漠地区,用染色沙进行多次试验观测,得出了表7-20所示结果。

沙粒粒径与起动风速的关系表7-20

沙粒粒径与起动风速的关系表7-20

由表7-20的数据可以看出,沙粒的粒径越大,所需的扬起风速越大。根据综合理论与试验研究可知:可以通过促使尘粒凝聚,增大尘粒粒径,增加其起动风速的办法,减少扬尘。

2)尘粒间的物理凝聚力

粉体力学研究证明,集聚在一起的固体颗粒间有各种各样的吸引力,在促进颗粒集聚方面最基本的是以下几种作用力

(1)尘粒间的分子作用力—范德华力

①范德华力:范德华力由原子核周围的电子云涨落引起,是一种短程力,但其作用范围大于化学键力。

②作用范围:分子作用力是吸力,并与分子间距的7次方成反比,故作用距离极短(1nm),是典型的短程力。但是由极大量分子组成的集合体构成的体系,随着颗粒间距离的增大,其分子作用力的衰减程度则明显变缓,颗粒间的分子作用力的有限间距可达50nm,这是因为存在着多个分子的综合相互作用。因此在多个分子综合作用下范德华力又成为长程力。

(2)静电作用力

产生条件:空气中颗粒的荷电途径有三。颗粒在其生产过程中荷电,例如在干法研磨中颗粒靠表面摩擦而带电;与荷电表面接触可使颗粒接触荷电;气态粒子的扩散作用使颗粒带电。颗粒获得的最大电荷受限于周围介质的击穿强度,在干空气中,约为1.7×107电子/cmr但实际观测的数值要低得多。气体中粒子间静电吸引力主要有以下两种表现形式。

①接触电位差引起的静电引力及其大小。颗粒与其他物体接触时颗粒表面电荷等电量的吸引对方等电量的异号电荷,使物体表面出现剩余电荷,从而产生接触电位差。接触电位差引起的静电吸力F。可通过下式计算:

F=47q2/S (7-33)

式中:q实测单位电量,C

S—接触面积,cm2。

用直径为40~60μm的玻璃球做试验,测得它黏附油漆板时:q=1.9×10-15C,S=2×10-10cm2,静电力F=1×105N。可见由接触电位引起的静电作用力是很小的。

②由镜像力产生的静电引力及其大小。镜像力实际上是一种电荷感应力。其大小由下式确定:

Q2/l2 (7-34)

式中:F镜像力,N;

Q颗粒电荷,C;

l电荷中心距离,m。

对于粒径为1orm的各类颗粒(如白垩、煤烟、石英、粮食及木屑等)的测量表明,颗粒在空气中的电荷约在600~1100单位范围之内。据此可以计算得镜像力为(2~3)×10-1N。因此,在一般情况下,颗粒与物体间的镜像力可以忽略不计。

(3)液体桥联力

①粉体与固体或者粉体颗粒相互间的接触部分或者间隙部分存在液体时,称为液体桥由液体桥曲面产生的毛细压力及表面张力引起的尘粒间附着力称为液体桥联力。

②产生条件:由于蒸汽压的不同和颗粒表面不饱和力场的作用,大气中的水会凝结或吸附在粒子表面,形成了水化膜,其厚度视粒子表面的亲水程度和空气的湿度而定,亲水性越强,湿度越大,则水膜越厚。当表面水多到粒子接触处形成透镜形状或环状的液相时,开始产生液桥力,加速颗粒的聚集。

当空气的相对湿度超过65%时,水蒸气开始在颗粒表面及颗粒间聚集,颗粒间因形成了液桥而大大增强了黏结力

3)尘粒间物理凝聚力的大小比较

(1)理论

研究表明,颗粒间的上述三种力都有促进颗粒相互吸引,吸附并凝聚成大颗粒的作用。且它们的大小都随颗粒半径的增大呈线性增大。在干燥尘粒流和湿润尘粒流中起主导作用的颗粒间作用力是不同的。在干燥情况下,尘粒间不存在液桥力,起主导作用的是范德华力。在湿润情况下,液桥力起主导作用,并且液桥力比静电力和范德华力要大得多。

表7-21是在一定的假设情况下,对尘粒间4种粒径尘粒液桥力、范德华力、静电力与其自身重量的量级分析结果。

尘粒间液桥力、范德华力、静电力与其自身重量的量级比较表7-21

尘粒间液桥力、范德华力、静电力与其自身重量的量级比较表7-21

注:ldyn=10-5N。

从表7-21中可以看出,液桥力均比静电力、范德华力大约104以上。因此,液桥力的产生,将促进尘粒间的凝聚,使小尘粒积聚成大尘粒。同时由于液桥力较大,通过液桥力黏结起来的粉尘的起动风力大大增强,与干燥尘粒相比,不易被扬起

(2)试验研究

在试验室中,对不同含水率的沙层进行起动风速风洞试验研究,试验结果(表7-22)显示起动风速随沙子湿度的增加而明显增大,同时也说明,液桥力的确能在减少扬尘方面起重要作用

沙子含水率对起动风速的影响表7-22

沙子含水率对起动风速的影响表7-22

4)颗粒间的化学凝聚力(固体桥联结力)

(1)理论

由于化学反应、烧结、熔触和再结晶而产生的固体桥联结力是很强的结合力。固体桥联结力也是颗粒聚集的重要因素,但通常难以计算,而是靠试验测得。

(2)实验研究

用0.8%的成膜剂、2%的天然多糖高分子化合物、2%的吸湿剂和0.1%的表面活性剂与水混合制成黏结式抑尘剂。此种抑尘剂喷洒到散体物料上后,在空气蒸发和化学反应共同作用下能将散体板结起来,使散体间的结合力大大增强,散体间的牢固结合力能使散体在强风作

用下不被扬起。

分别在装有沙土介质的培养皿上洒上黏结式抑尘剂溶液和清水,待干燥后用医用天平称样品的质量,做沙土抗风吹试验。试验时,将培养皿放置在离心风机出风口,用数字风速仪测定风

速。在培养皿中心风速达到8m/s时,连续吹风l0min,然后测定样品的损失量,结果见表7-23

化学作用力的试验研究 表7-23

化学作用力的试验研究 表7-23

从表7-23中数据可以看出,黏结式抑尘剂与沙子起化学反应后形成的新物质足可以抵抗8m/s的强风吹,而保证物料不被扬起。而由洒水形成的物理力结合体(沙团),在同样的风力作用下被吹走了21.9%,可见化学作用力的强大

6混凝土的增渗研究

材料的含水率与其爆破作用下的产尘量有密切关系,材料含水量的增加有利于爆破拆除降尘。但就砖和混凝土而言,砖的吸水性能较强,混凝土的吸水性较差。在爆破拆除时,混凝土又是爆破作用的主要破坏对象,因而有必要硏究增加混凝土吸水量的技术。

1)液体表面张力的影响

从理论上讲,液体的表面张力越小,混凝土的吸水量越少。但往清水中加入氯化镁,增加液体的表面张力后,混凝土的吸水量不但没有增加反而降低。

2)供液压力的影响

根据理论推导和工程实际,分别让混凝土块(体积约42cm3)放入1m、2m、3m深的水中,即让其承受0.1、0.2、0.3个供液大气压力,采用电子分析天平(上海天平仪器厂生产FA2004型)称出其在水中浸泡一段时间后的吸水量,然后将试验结果与不施加供液压力时相比较。试

验结果见表7-24。

供液压力作用下混凝土的吸水量(单位:g/cm3) 表7-24

供液压力作用下混凝土的吸水量(单位:g/cm3) 表7-24

由试验可知,混凝土块在不施加供液压力的水中浸泡24h,其含水量为0.0903g/cm3。由

表7-24所示结果可以看出,同样大小的试块,在施加0.1、0.2、0.3个大气压的水中浸泡半个小时,其含水量就分别达到0.1162g/cm3、0.1255g/cm3、0.1349g/cm3,这个结果与不施加供液压力相比,将混凝土块的含水率分别提高22%、28%、33%,而所用的时间只有原来所用时间的1/48。这说明,增加供液压力可以使混凝土块的吸水量明显增加

7降尘泡沫的研制与生产

)泡沫降尘原理

泡沫具有低密度、大表面积的特点(直径1cm的泡沫,液膜厚为l03cm,密度仅约为0.003g/cm3;直径1cm的泡沫所拥有的表面积为200cm2/g;在试验室中泡沫的发泡倍数可达到50~200倍)。利用泡沫庞大的总体积和总面积,增加泡沫液和尘粒的接触面和附着力,增加粉尘与捕尘泡沫接触的机会,对粉尘源进行覆盖,隔断粉尘的传播和扩散通道,从而达到降尘目的。

2)泡沫降尘效果的试验检测

为了确定泡沫降尘剂的降尘效果,我们在试验室中设计了如图7-24所示的试验装置。

图7-24降尘效果试验装置示意图

图7-24降尘效果试验装置示意图

测定方法:在发尘装置内装入爆破现场收集到的积尘,在发尘的同时,开动风机将这些尘吹出。在采样点布置采样器,测量在相同的发尘量情况下,采用泡沫降尘、洒水降尘和不采取任何措施三种情况下,采样点的降尘量,然后进行比较。此项试验共进行了4次,试验结果见表7-25。

降尘效果测定值 表7-25

降尘效果测定值 表7-25

从表7-25的试验结果可以看出,泡沫降尘的降尘效率明显高于洒水降尘(洒水降尘的效率不超过60%,而泡沫降尘的效率均为83%以上)。由此结果,可以肯定该种泡沫降尘剂配方的良好降尘效果。但由表7-25的数值也可以看出,随着发尘量的增加,洒水和泡沫降尘的效率均有所下降,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是,随着尘量的增加,泡沫和洒水的供应量没能相应增加,降尘所需泡沫量、水量与泡沫和水的供应量不匹配,从而导致降尘效率下降。

3)降噪、降尘水基泡沫关键性能的探讨

配制降尘、降噪水基泡沫发泡剂与配制生产其他类型的水基泡沫发泡剂其技术特点与要求有很大的差异性,如消防泡沫,分低倍泡沫、中倍泡沫、高倍泡沫三种类型,依据《泡沫灭火剂通用技术条件》(GB1530894)标准,按发泡倍数分:低倍,小于20倍;中倍,20~200倍;高倍,大于200倍。它们是由不同的产品,采用不同类型的泡沫产生器释放的不同倍率,尽管它们的发泡倍率不一样,但他们的泡沫持久性即25%析液时间的技术指标都在3~10min之间,显然这种泡沫无论是发泡倍数还是泡沫的持久时间相距甚远,都远远不能满足降尘、降噪爆破工程的需要,要研制一种泡沫持久性能好,发泡倍率高,黏附性强(吸尘能力)的泡沫、发泡剂,还得从了解泡沫的性能做起。泡沫的发泡能力和泡沫的稳定性能是一对相互制约又相互支撑的矛盾统一体,发泡能力可通过降低表面张力,即时添加适量的表面活性剂来提高泡沫的发泡性能,但同是表面活性剂

作用,当它超过一定的限量时,它却会加快泡沫的析水时间,成了消泡剂,从泡沫的稳定性来讲(泡沫持久时间),液膜能否保持恒定,液膜的强度稳定与否是泡沫持久的关键所在。借此我们用空气球作一比喻:气球要轻易地吹得大,则气球的皮质要薄,但容易破裂,若要气球不易破

裂,则皮质显然要加厚或增加韧性,但吹大气球很费劲,也就是说难以发泡,既要气球好吹,又要气球不易爆裂,这就要气球的皮质薄而有弹性(拉力),这里用气球比喻泡沫是不太确切的,但也能通晓一些道理。当然影响水基泡沫稳定的因素有很多,要制备稳定性好的泡沫发泡剂,

必须调节好以下几个因素

(1)关于液膜表面黏度的探讨

这里所讲的表面黏度,不是纯液体黏度,更不是发泡剂原液的黏度,而是指泡沫壁液体表面上单分子层内的黏度,如上所列举的气球皮质的比喻一样,泡沫壁的弹性好,即泡沫壁液体表面单分子层内的黏度大,其泡沫的持久性能,即稳定性就越好,显然,降低表面张力自然会降低泡沫壁的表面黏度,因此,表面张力与泡沫壁的表面黏度是一对相互制约又相互支撑的矛盾统一体。

(2)关于液膜中液体流失问题的探讨

由于地心力的作用和气泡相互挤压的结果,液膜中的液体总是会向下流动,使液膜不断变薄,气泡间的相互挤压力来源于液体分子间相互吸引力(范德华力)和曲面的压力影响,这就使得泡沫表面层的气泡水分很快流失,气泡液膜由于变薄而降低强度,直致破泡而消失,泡沫的

底层气泡由于泡沫壁液膜增厚,内向力增大,使泡沫变得不稳定(其不稳定的原因见下述液膜的透气压)

(3)关于液膜透气压的探讨

普通泡沫产生器产生的泡沫气泡大小不一,泡沫壁的液膜厚薄不均,受气泡曲面压力和气泡内向力(分子间的范德华力)的影响,小泡中的压力总是比大泡大,由于气泡的液膜存在着透气性能,小气泡中的气体总是透过液膜扩散到大气泡中去,结果是小气泡逐渐变小以致消失,

大气泡逐渐变大,表面能不断升高,其扩大的气泡由于液膜表面面积增大,使液膜的壁变薄,急需拉动其他部位的液体来补充,保持液膜平衡,由于大、小气泡的存在,小气泡总是不断变小消失,大气泡总是不断变大,由于单个气泡的气泡壁需要保持自身的平衡使得液膜表面液体总是处在不断的流动状态,从而破坏了整个气泡的稳定与平衡。综上所述,如果增大泡沫壁液膜的表面黏度,可使泡沫变得稳定,我们在研制水基泡沫发泡剂时,添加了适量的髙分子材料,如生物多糖、糖苷、十二醇硫酸钠等,它不仅使泡沫的液膜表面黏度增高,而且使液膜的透气性得到控制,使泡沫变得平衡而稳定,我们在配方试验中同时也发现,当高分子材料超过一定的限量时,其泡沫反而不稳定,这是因为泡沫壁变脆的原因所引起的。泡沫气泡大小均匀,泡沫壁厚薄均质,也是泡沫稳定持久的重要条件,为了使泡沫产生器所产出的泡沫均匀、均质,我们在研制泡沫产生器时,采用一种强制性和多级发泡技术,让发泡剂完全充分地发泡,来减少泡沫壁的水分含量,降尘、降噪爆破用水基泡沫发泡剂,通过我们自己研制的机型发泡时,其发泡沫倍数大于1000倍,泡沫持久时间大于3h,而且通过回流阀和发泡网调节,可产出干泡或半干泡的泡沫,将泡沫壁的水分降至最低点其地心引力和液体分子间的相互吸引力(范德华力)也降至最低,由于气泡均匀,从而控制了气泡间的相互透气与挤压,保持了泡沫的相对稳定,我们在研制试验阶段发现过干的泡沫沫质轻,黏附性差,易被气流吹动,同样也不适用于降尘、降噪爆破工程的使用要求

表面张力的控制前面已述,表面张力过低会降低泡沫壁液膜表面黏度,表面张力过高,不利于发泡,对此,我们采用多种混合表面活性剂,通过严格的配方控制,在降尘、降噪水基泡沫发泡剂的配方中添加了适量的多种混合表面活性剂(我们称之为复合表面活性剂),它不但降

低了表面的张力,而且在气泡液膜的表面形成多分子层结构,大大增大了液膜表面黏度和气泡表面抗拉强度,即提高了液膜的弹性,从而使泡沫变得稳定、持久,通过以上的理论研究和若干次的试验测试,我们将降尘、降噪爆破用水基泡沫发泡剂配方多次筛选后,留下了多套配方作生产配制使用。该产品使用时,不受环境温度的影响,环境温度低于-5℃C时,可在水中或预混液中添加适量的抗冻剂即可,不影响发泡效率

4)应用实例

广东宏大爆破工程有限公司于2007年1月3日对广州天河城西塔楼进行爆破拆除。该楼地面4层(髙18m),地下2层(髙1am),为框架—剪力墙结构,整个建筑外观呈三棱柱状,棱柱的两条直边长均为48m。天河城西塔在地铁3号线施工段正上方约4.5m,与地铁1号线的水平距离也仅有20m左右,与天河城主体建筑之间间隔仅1.5cm,并且地处闹市区,爆破环境十分复杂,为了最大限度地减少粉尘污染,采取了以下降尘方法。

(1)用一般喷雾装置或者洒水装置往待拆除建筑的墙体、地面和顶面上洒吸湿性抑尘剂,尽可能地提高建筑的含水率,减少水分的蒸发,节约用水

(2)在建筑的倒塌场地、每层楼面和楼顶上砌筑水池,水池深度为10~20cm。在水池内的水中加入泡沫粘尘剂,加人比例为泡沫粘尘剂与水的重量比等于3:97,搅拌混合均匀,此时水温应不低于—4℃。根据待爆破建筑物体积,计算获得此次爆破降尘使用泡沫降尘剂约1500kg。然后用发泡器结合人工制造泡沫,将泡沫尽可能多地堆满待爆破建筑的所有房间并制造出高达4~8m的“泡沫山”或者“泡沫海”将整个待拆建筑包围起来。

(3)使用活性水雾包围扬尘。在每个塑料水袋中盛装2.5kg水,在其中加入100g的降尘泡沫剂,放入30g的国产SB系列抗水乳化药卷装炸药(药卷直径一般为30~36mm),此类炸药在我国炸药专卖市场可以方便地购买到;然后将水袋在待拆除建筑物每层内吊起,水袋的布置高度为离地板1.5m,水袋间距为2m,且水袋按此间距均匀水平分布;每个水袋中的每节炸药(每节炸药25g)用1发8号雷管与邻近的破碎炮孔同时起爆。爆破采用难度大的内凹式原地坍塌爆破方法,运用延时爆破、分段拆除、缓冲和切断振动传递等手段。该爆破总共布置雷管1304发、炸药276kg。从起爆到建筑倒塌全过程约3s,最大爆破噪声为η0~80dB。经过爆后检査,环保监测点每立方米空气悬浮颗粒仅0.5mg,在现场5m以外的栏杆上都看不到灰尘。个别飞散物飞溅的距离也被控制在5m之内,整个爆破过程的扬尘持续时间仅5min。离爆点20m的地铁3号线测点所测到的最大振动速度仅为0.178cm/s(垂直)和0.184cm/s(水平),为实现无飞石危害、无冲击波影响、低粉尘污染和低噪声污染的爆破做出了有益的贡献


推荐阅读:

悬索桥

​起重机械

[拆除案例]拆除工程后墙在减压后倒塌

索引符号和详图符号

房屋拆除渣土工程建渣清运